【倾尘】一世倾城(三)

安逸尘静静的坐在花厅,看着对面打打闹闹的宁致远和宁佩珊,安逸尘突然有些想自己的爹了。那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男人,此生恐怕再无这般欢乐的时候了吧!还记得那年,就在这座宅子里,自己的娘亲为了救爹,拼死抢下宁昊天手里的毒药一饮而尽。爹被打的半残,扔出了宁府。宁夫人突然暴毙,宁府乱作一团,自己趁乱逃了出来。而妹妹,被管家带走后,便下落不明,再也没有找到了。

杀母之仇,不共戴天。宁昊天,我定要你血债血偿!安逸尘在心里恨恨的说,还有文家。

想到文家,安逸尘就想到了文世倾。这个看起来温润如玉的男子,在看向自己的时候,眼里却是满满的怀疑和猜忌。在他面前,安逸尘总觉得自己有种被看穿的感觉。这种感觉,让他从内心有一种抗拒。自己本打算借文世轩和宁佩珊的恋情来挑起文宁两家的矛盾,本来计划可以瞒天过海,谁知道却被文世倾一眼就看穿了,说真的,安逸尘有些慌了,他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想到这里,安逸尘坐不住了,出了宁府就朝花神庙走去。


安秋生听完安逸尘的话,静静思索了片刻,便想出一个主意。抬头看到安逸尘一脸愁容,安秋生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傻小子,别担心了,不是还有你爹吗?”

“哦?”安逸尘眼前一亮,“爹您有主意了?”


“闻香招亲?”

“对啊,这是宁致远出的主意,他说了只有这样,爹才能同意我娶佩珊。”

文世倾无奈的摇头,“你觉得爹会真信你吗?二娘早就说了,要给你物色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。我还是觉得。。。”

“哥,”文世轩打断他的话,“爹肯定不会同意我和佩珊的,宁老爷也不会同意。如果真的有这个闻香招亲,所有人都见证了,到时候就算爹和宁老爷不愿意,他们肯定也拉不下面子会同意的。所以,现在哥你要帮我,说服爹来举办这个闻香招亲。”

“好吧!”文世倾叹了口气。


文家办事效率果然高,没几天便搭好台子。文世倾一边吩咐下人,一边看着人群。果然,很快就看到宁致远顶着一头白发,乔装成老人的样子拉着宁佩珊挤了过来。

招亲大赛正式开始,文大少爷忙完了手头的活,也站在一边看台上的比赛。看宁佩珊自信满满的把香料名称写在纸上,文世倾只觉得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。果然老了吗,文世倾心里感叹道。

“玫瑰,玫瑰。”旁边站着一个姑娘,小声的朝台上喊,文世倾好奇的看了她一眼,只见她和台上另一个姑娘一唱一和的,好像在对什么暗号。这算是作弊吗?

“哎呀!”突然姑娘叫了一声,从头上拿下来一个花生壳。花生?八成又是宁致远。果然,姑娘气冲冲的要过去,文世倾一把拉住姑娘,“这位姑娘,你刚才作弊了!”

“就是,你作弊了!”宁致远气冲冲的走过来,“你想干嘛啊!”

“你,我,我哪有作弊!”姑娘憋的满脸通红,“你放开我啊,手好疼!”

文世倾松开手,“对不起,不过你破坏比赛,这不厚道吧!”文世倾盯着姑娘,“再说隔得这么远,你能闻到上面香精的味道?”

“能啊,怎么,你怀疑我的鼻子?”姑娘气呼呼的瞪着文世倾。文世倾乐了,“那你说上面左边第五个香精是什么味道。”

姑娘朝空气闻了闻,便自信满满的说,“第五个是茉莉香精,其中还有一股淡淡的铃兰,怎么样,我说的对吧!”“没错,你的嗅觉果然灵敏。”文世倾赞许的点点头,“不知姑娘芳名?”

“她叫乐颜,是个臭丫头!”宁致远探过脑袋来,“不过你怎么知道她说的对不对,你不怕她忽悠你吗?”

文世倾略带惊讶的看了宁致远一眼,“这种程度的香精还是能分辨的出,只不过能从这么多种味道嗅出其中一种,确实难得。怎么,你闻不出来?”

“你,”宁致远被噎的说不出话来,“快看比赛!臭丫头,不许作弊啊!”


“文大少爷,结果出来了吗?”安逸尘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旁边,文世倾微微皱了一下眉,“你又在打什么主意?”

“冤枉啊!”安逸尘举起右手,“我发誓这件事我没说半句话,主意都是宁致远出的!不过啊,”安逸尘拍了拍文世倾的肩膀,“你怎么总怀疑我呢,我就这么看起来不靠谱吗?”

“最好没有!”文世倾一把拍掉安逸尘的手,安逸尘不怒反乐,“说起来,你爹怎么就同意让你二弟先招亲了,我记得你还没娶亲吧!”

“因为我有心上人了!”文世倾淡淡的说。安逸尘挑了一下眉,“哦,不知文大少爷看上的是哪家小姐?”

“不是什么小姐,是个身上有特殊香味的女孩子。”文世倾定定的看着台上,思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“有特殊香味的。。。女孩子!”安逸尘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文世倾,“你这爱好倒是奇特!”安逸尘虽然嘴角带笑,但眼里却透出浓浓的恨意。

比赛很快结束,佩珊意料之中的拿了第一,正当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突然从另一边冲过来一个人,大喊一声,“宁佩珊,你在干什么!”

顺着声音看去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,“爹!”宁致远绝望的喊道,“死定了!”

【倾尘】一世倾城(二)

“哥,我。。。有事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文世轩小心翼翼的看着文世倾,心里琢磨着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

“哦,什么事,”文世倾微笑的看着文世轩,“说来听听。”

“哥,”文世轩不知道该说什么,支支吾吾了半天,“那个,这个。。。”看弟弟憋的满脸通红,文世倾顿时心下领会,“怎么,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?”文世倾腾的一下抬起头来,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向文世倾,“哥,你怎么知道?”看到文世倾戏谑的眼神才知道,自己被忽悠了。既然大哥都猜出来了,文世轩索性说了出来,“我有心上人了,可是她的哥哥不同意,执意要让你跟他见上一面,说什么,得见家长才能同意我们在一起。”

“哦?”文世倾挑了一下眉,“这是哪家姑娘了,怎么有个这么霸道的哥哥?”

“是,是,是宁家大小姐,宁佩珊,她哥就是,就是小霸王,宁,宁致远。。。”

“什么,宁家?”文世倾一听,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,“你简直就是胡闹!你知不知道,宁家跟咱们家是死对头,你们这件事,不光爹不同意,那宁老爷更不会答应的。再说了,他宁致远是出了名的蛮横无理,他的妹妹能是什么好姑娘!”说着,便气急败坏的要出去。文世轩以为他要去告诉爹,情急之下一把拉住文世倾,噗通一下跪在地上,苦苦哀求道,“哥,哥,我求你,别告诉爹,不然我死定了!”

文世倾看着跪在地上的文世轩,只见他脸都变得煞白,都快要急的哭出来了,无奈的摇了摇头,把文世轩拉起来。“我不是要告诉爹,我是要去找宁佩珊。你们都还小,不懂这之间的利害关系,你们在一起是得不到祝福的!得不到长辈祝福的婚姻,是不会幸福的!”

“可是哥,我跟佩珊是真心相爱。而且,她是最适合做我妻子的人选,”文世轩紧紧抓着文世倾的胳膊,眼里充满了哀求,“你是知道的,我天生体味就比别人重,每过两个时辰就得洗澡,因为这个我都不敢跟女孩子亲近。可是你知道吗,佩珊没有嗅觉,她闻不到我的体味,只有在她面前我才有一点点自信。哥,我求你了,你一定要帮我!”

文世倾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好吧,我跟你去见宁致远!”


来到花神庙,文世倾远远的就看到宁致远和宁佩珊,还有安逸尘。他怎么会在这里。

宁致远双手抱臂,抬起下巴来一脸不耐烦对文世轩说,“这就是你大哥,文世倾?”“哥,你礼貌点,”宁佩珊紧张的拍了一下宁致远,转过头来朝文世倾甜甜的笑着说,“文大哥你好,我是宁佩珊!”

“你好,宁大小姐!”文世倾颔首。这个宁大小姐,并没有传说中的蛮横无理,倒是娇俏可人的很,眉眼间带着一股天真烂漫。说话间,眼神不时的看着自家弟弟,满眼柔情,看来对世轩倒是真心。只这一眼,文世倾便认定了这个未来弟媳,可看宁致远这架势,恐怕他弟弟,还入不了他这个大舅子眼里吧。

果然,宁致远张口就说,“文世倾我告诉你,他们的事我不同意。我约你来不过是想让你弟弟死心,我的妹妹是绝对不可能嫁给一个文弱书生的!”

“致远,”一直安静站在一旁的安逸尘突然插话,“你来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,你不是说要跟文大少爷一同商量他们的亲事吗?”说着,安逸尘无意的瞟了一眼文世倾,没想到文世倾也看向自己。四目相对间,安逸尘感受到文世倾审视的眼神,顿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,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子,视线马上转移开。文世倾微笑的看着安逸尘,眼底却未曾露出一丝笑意。

宁致远并没有感受到这边的波涛暗涌,心里琢磨着怎么在气势上压过文世倾,“没错,我是想着要商量来着,可我看到文大少爷之后我改主意了,”不理会背后着急的要跳起来的宁佩珊,宁致远自顾自的说,“文大少爷也不过是个文弱书生,你们的亲事他能帮上什么忙,到时候他爹娘肯定不会同意。既然如此,晚痛不如早痛,你们俩趁早断了吧!”

“宁致远,”宁佩珊气的快要哭出来了,“你还是不是我亲哥啊,我的幸福你到底管不管了。我不管,反正我这辈子一定要和轩哥哥在一起。如果你们不同意,我就,我就私奔!”

“宁大小姐,你且听我说一句,”文世倾递给文世轩一个安慰的眼神,“两家的矛盾不是一下就能解决的,你们千万不要意气用事。我看得出来,你们是真心相爱,咱们慢慢来说服双方长辈,时间长了他们自然就会认可你们,你说呢?”

宁佩珊一听,本来还挂着泪珠的脸一下笑开了,“这么说你同意我们了?太好了!宁致远,你输了!还是安大哥聪明,他早就说了,文大哥肯定会同意我们的,你还不信,哼哼!”

“宁佩珊你少得意,”宁致远不服气的噘着嘴嘟囔,“他文世倾同意有屁用,现在的关键是爹,还有他爹能不能同意!”

文世倾一头雾水的看着兄妹俩,“你们。。。”

“我哥其实早就同意我们在一起了,刚才不过是打了个小小的赌,”宁佩珊不好意思的笑笑。文世倾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你们呀!”

“好了,既然你们没事,那我先走了!”安逸尘看够了戏,拍拍宁致远肩膀说,“我去看看乐颜的母亲,你们慢慢聊!”说着转身走开。

“安大夫,”文世倾上前一把拉住安逸尘,“我正好有事找你,不如我和你一起走吧!”

安逸尘不解的看了一眼文世倾,“好啊,没问题!”


两人走出花神庙,走到桃花林安逸尘停下了脚步,“文大少爷找我什么事?”

文世倾冷笑一声,眼睛定定的看着他,“安大夫今天怎么会来,按说这是宁家的家事,你一个外人为什么要掺和进来?”

“宁佩珊从小就有心疼病,宁致远让我跟来,也不过是怕她出什么意外。再说了,我和他们兄妹俩是好朋友,帮朋友撑场子也是应该的!”

“真的吗?”文世倾一把揪住安逸尘的衣领,“我怎么觉得,你好像另有所图呢?”“哦,是吗?”安逸尘并没有被吓到,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文世倾,“我为朋友出谋划策,怎么就另有所图了?文大少爷,你可不能污蔑好人啊!”

说话间,暖暖的气息呼到文世倾耳边,幽幽的茉莉香味侵入鼻息间,文世倾觉得脑子有些晕,一把推开安逸尘。“你最好没有什么别的目的。虽然我不知道你在他们这场恋爱中扮演什么角色,但如果让我知道你对文家不利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“好,我拭目以待!”安逸尘笑的像个狐狸,嘴角微微上扬,脸颊上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。

【倾尘】一世倾城(一)

阳春三月,桃花遍野。

安逸尘信步走在路上,抬头便看到前面的文府。这文府不愧是魔王岭最大的香户之一,从门外看,整个府邸气派不凡。看了一眼烫金的匾额,安逸尘嘴角勾起一丝冷笑。待他再抬起头,又换上了平时的温和丛容的神态。

安逸尘走上前,对门口的下人说道,“我是镇上新来的大夫,我叫安逸尘,是来给文家大少爷瞧病的。”下人一听忙把安逸尘引进府内。

安逸尘跟着下人进了府,经过一片花园朝院子深处走去,走至一处僻静的院子停了下来。

魔王岭盛产香料,家家户户也都种着各种奇花异草,让安逸尘惊讶的是,文家这种大香户的少爷,住的地方居然没有半点鲜花,这不大的院子满眼却是松竹。这个文大少爷倒是有趣,安逸尘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。

“大少爷,安大夫来了。”

“进来吧!”

安逸尘走进房间,顺着声音看到有人坐在书桌边,身后的墙上挂着岁寒三友图,旁边的书架上摆着满满的书籍。书桌边的人,手里握着一本书,一双好看的眼睛却盯着自己。

被看的有些不自在,安逸尘摸了摸鼻子,伸出手来说道,“我叫安逸尘,是镇上新来的大夫。”说完却想到这里不兴握手,讪讪的要抽回手时,却被对方一把握住,“我叫文世倾,有劳安大夫了。”

安逸尘挑眉看了一眼文世倾,只见文世倾一脸坦然,心道此人果然不俗。“不知文大少爷哪里不适,我先给你把把脉吧!”

“不过是偶感风寒,身子有些不舒服,是我娘太紧张罢了。”说着文世倾伸出手来,略微有些纤细的手腕倒是让安逸尘有些惊讶。

给文世倾切过脉,安逸尘从药箱里取出一个本子,边写方子边说,“文大少爷确是风寒,不过不严重,让下人按着方子抓药,吃过两副后如果还不适,再来找我。”说完,安逸尘把方子从本子上撕下来,递给文世倾。站起身正要朝外走,突然停下来,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放到桌上,“文大少爷最近是不是休息不够,我这里有从日本带来的安神香,”安逸尘边说边盯着文世倾,却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惊讶或不解,“我知道文家是练香大户,定不缺这安神香。不过这日本的安神香也不错,有定气凝神的作用,你可以试试!”

“好,谢谢安大夫!”文世倾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对身边一个十几岁仆人打扮的少年说道,“思茗,送送安大夫。”

出了文府,安逸尘径直朝宁府的方向走去,还没到宁府门口,就听到小霸王的声音传来,“逸尘老弟,你总算回来了,大清早的又跑哪去了?”

安逸尘顿了一下,然后笑着对朝自己走来的人说,“我给文家大少爷瞧病去了,怎么,佩珊的心疼病又犯了吗?”说着便要急匆匆的往里走。宁致远一把拉住安逸尘,嘴角扬起嘿嘿一笑,“佩珊没事,是我有事。乐颜那个臭丫头非要我赔她的桃树,走,跟我给桃树治病去!”

安逸尘白了他一眼,“树是你烧的,赌是你打的,要去你去,我还是去瞧瞧佩珊吧!”宁致远耸了耸肩,“好吧,那我一个人去了。不过,我听说这个文大少爷可是足不出户,从来不见人的,好多人甚至都怀疑文府根本没什么大少爷,而是个大小姐!”

“什么呀,人家文大少爷可是正儿八经的男儿身。再说了,人家可是饱读诗书,深居简出,涵养好得很,可不像你,整天吊儿郎当的到处闲逛。”说着安逸尘不再理会宁致远,朝门内走去。

文府内,文世倾呆呆的看着手里的方子,半晌没说一句话。站在旁边的思茗耐不住性子,开口问道,“少爷,你想什么呢?”

文世倾回过神来,笑着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,安大夫走了吧!”

“安大夫走了好一阵了,”思茗对自家少爷这性子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“听说安大夫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,医术高超,而且为人正直善良,经常给穷人看病不收诊费。不过现在安大夫住在宁府了,想要请他有些难。少爷你是不知道,我去宁府找安大夫的时候,宁大少爷的那两个跟屁虫阿三阿四那是多嚣张,太可恨了!少爷,不如咱们也把安大夫请到咱府上吧,到时候你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也不用太麻烦。。。。。。”

文世倾无奈的揉了揉眉心,不再去理会思茗的唠叨,低头看着方子最下角,那里工工整整的落款“安逸尘”三个字,不禁又陷入了深思。

半晌,文世倾抬起了头看向窗外,自言自语道,“这个安逸尘,定非池中之物。”

【倾尘】一世倾城(脑洞)

看完今天的剧情实在受不了了

心疼死我尘尘了,太虐了


我要脑洞大开,水仙起来了

没错,专注冷西皮三十年


这里的安逸尘和文世倾是分裂的两个人,其他人设保持不变

没错,我就不想其他人洗白


文世倾是文家大少爷,天赋异禀,练香奇才,才智过人,为人正直

安逸尘真的是安秋生的儿子,身负仇恨远赴东洋,身怀绝技只为报仇


脑洞从明天开始,我先缓缓

春晚,春晚,春晚

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难受的不行

从整个节目的安排,前期宣传,新闻播报频率都能看出来,春晚剧组对致青春这个环节是很重视的,绝对是当作亮点推出的,所以如果真超时,毙哪个也不可能毙这个节目的

所以……

明知道不可能,还抱着一丝希望等着

其实,最不想看到的,是等等自己难过还安慰大家,更不想他因为大家的难过而难过,因为我们所有人的心都一样,想要对方开心不想自己爱的人失望

好好养病吧,照顾好自己,健健康康开开心心是女皇最大的心愿